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耳机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10年新增1000万人口!杭州2019人口净增全国第一!浙江做对了什么

发布日期:2021-10-14 04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十年净增2000多万的广东,不动声色就有千万入怀的浙江,堪称“中国双壁”。

  作为一个人口总数常年第10名的省份,十年净增1014万人,增长18.63%,增量和增幅分别居全国第2、第3,这速度不能不令人啧啧称奇。

  人口统计可不只是纸面上一个简单的阿拉伯数字,它是一千多万活生生的人,他们的年龄、性别、收入、阶层……如果这些要素实现黄金搭配,那基本可以决定一个地方未来一段时期可能触及的高度。

  以浙江在中国经济版图中的重要地位,我们甚至能够通过它去揣摩整个国家在经济方面的战略方向和布局。

  其实,10年还说多了。因为,进一步观察浙江人口过去十年每年的增长,我们就会发现爆发式增长出现在2015年以后。

  如果对浙江这些年的经济发展有足够的关注,那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。

  如果一个国家、一个地区,它的经济布局是两端高中间低,那么它就能笑口常开;如果两端低中间高,那么这个曲线就立马变成“哭泣曲线”——就难免被别人卡脖子。

  对中国来说,成为“世界工厂”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,但其实质则是中国长期处于价值链的底部。

  iPhone的利润分成最能体现这一点,拥有知识产权和品牌的美国独占利润的60%,而中国组装工厂仅能分得1.8%,其它的则被日本、韩国、台湾、荷兰……的供应商瓜分。

  然而,价值链的高端并非想抢就能抢到的,21世纪什么最重要?答案当然是人才!

  事实上,早在十四五规划提出的若干年前,中国很多地方就已经先知先觉地开始了布局。只要简单回顾第一轮抢人大战是由哪些地方发起的,历史就很容易照进现实。

  杭州,再加上宁波,双城齐飞,这就令浙江全省具备了某种普遍性,甚至规律性的成分。

  仔细观察浙江省产业布局,会发现杭州是互联网平台经济之都,负责激发各种生态场景的数字型嬗变,而未来可以擦亮中国品牌的中高端制造多集中于宁波,其它地区则在制造业、服务业方面各有侧重。

  从人口流向分析,十年间浙江全省净增的1014万人,其中杭州净增324万,宁波竞争180万,也远远拉开了和其它城市的距离。排第三位的温州仅增加了45万。

  第一次人口红利,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奠定了基础,它更侧重人口的数量;而在大国博弈的当下,当中国完成了初步的经济起飞,劳动力人口顶峰已过,第二次人口红利就成为产业升级的关键,第二次人口红利侧重的则是人口的质量。

  仔细观察浙江的发展路径、净增人口结构,并和广东做一个对比,那么我们也许会得出如下结论:

  中国当前经历的新技术竞赛与围堵,让紧迫感日甚一日。颠覆式的创新、指数型的增长、不断打破固有壁垒,可以说谁引领了这场技术革命,谁就能获得未来几十年的长盛久安。

  在这一波互联网经济、数字经济的发展脉络上,浙江,尤其是杭州在全中国、甚至全世界都扮演了领先者的角色。

  这一波的人才竞争,杭州要赢的不是别人,正是北上广深。2018年,杭州的人才净流入率是上海的6倍,北京的29倍,而且,流入杭州的技术人才,接近一半来自上海、北京和深圳。

  2017年,杭州AI创业公司的数量超过广州,仅次于北上深。此外,杭州的科技独角兽数量已跻身中国第三。

  中高端制造是新技术、新工艺最密集的领域,包含着最高附加值的设计、专利、品牌,而浙江早早就喊出要打造先进制造中心,于是浙江拥有全国第一个“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”——宁波。

  如今的宁波,在稀土磁性材料、高端金属合金材料、石墨烯、专用装备、关键基础件、光学电子、集成电路、工业物联网等八大细分行业,表现都颇为亮眼。

  过去十年,浙江拥有大学文化以上人口占比从9.3%上升到16.99%,差一点翻了一番,差不多是全国最快的。

  2020年5月,21世纪经济报道对全国25个重点城市的2019年全年的发明专利申请量、授权量进行了梳理,除了北京、深圳、上海三个城市。南京、广州、武汉、杭州都超过1万件。

  在一些数字化关键技术方面,如果按照企业贡献排行,我们能够在这个榜单上清楚地看见杭州本地互联网公司名字。

  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9.2万亿元,占GDP的比重达到38.6%,数字经济增速9.7%,是GDP增速的3倍。

  作为世界电商中心,阿里巴巴让中国零售电商交易额完成了对美国的反超,并迄今遥遥领先。

  早在2017年前后,杭州就已成为全球移动支付之城,98%的出租车、超过95%的超市便利店、超过70%的餐馆都可使用移动支付,菜场小摊也普遍能用手机买单。

  由此,你不难想象过去五年,互联网工程师的首选,由北京、深圳变成了浙江杭州。

  在所有的产业升级中,服务业的升级最难。高端服务业被称为价值链皇冠上的明珠,以至于中国普通人一想起服务业第一反应往往就是端盘子、炒菜的,但在数字化的冲击下,中国服务业的升级变成了摧枯拉朽。

  杭州是中国少数服务业占比超过60%的城市,也是服务业率先全面数字化的城市。就服务业品质而言,过去别说让杭州和伦敦、纽约比,就是和广州、上海比也颇有不如,但在新技术加持下,杭州却在部分领域实现了直线、

  世界经济论坛在《2020未来就业报告》中预计,到2025年新技术和人机之间的劳动分工将导致8500万工作岗位的消失,也将创造97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。

  25岁的牛明智来自湖北黄冈,一路从骑手做到队长、站长,他的下一个目标是,成为一个杭州人。

  此外,生活在浙江,还有诸多公认的软性福利。以外来人口流入全省第一的杭州为例,杭州开放的人才政策整体抬升了这座城市的幸福感;此外,杭州对年轻人最友好的一点是,房价远低于北上深,通勤时间也低于北上广深,但收入却并不远低于北上广深。

  中国正处于一个新技术变革的时代奇点上。旋转的硬币,总是能让我们在毫厘之间看到社会进化的两面。

  向“微笑曲线”的两端发起冲锋,是中央在十四五规划中做出的战略选择,只有产业的升级,才能让8800万中国劳动力快速找到自己的各种可能,让中国在大国博弈中发挥出无限可能。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